深圳市博纳教育管理有限公司
Shenzhen Burnham Education Management Co.,Ltd.
News information
新闻资讯
博纳能带给孩子们怎样的教育(二):成功的一万小时法则
来源: | 作者:proc0e9bf | 发布时间: 2015-03-24 | 7646 次浏览 | 分享到:

成功靠的是天才,机会还是勤奋?这是一个永恒的人生话题。老师与家长总是跟孩子们说,成功靠的是勤奋。拥有天份而自命不凡的人们却总是在感叹机会的不遇。而大家最经常听到的总是,过来人感叹没有天赋一切的努力都是白搭。


假如我告诉您,每个人其实都可以成为任何一个行当的专家,靠的只是不断的学习与时间的打磨,您会相信吗?


哈佛大学前任本科生院院长的哈里·刘易斯回忆,1974年大学一年级的盖茨在数学基础课课堂后排打瞌睡时,他并没有叫醒盖茨。原因是盖茨在开学几周内便展现出数学的天才。一道连老师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课堂问题,几天后盖茨不仅带着答案找上门,后来将这道题的答案写成论文发表。而课堂上打瞌睡的盖茨前一天忙得不是别的,正是微软公司的第一套软件产品。


两获奥斯卡最佳电影导演奖的美国电影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12岁便无需剪接用父亲的8毫米摄影机一气呵成一部9分钟的西部片。16岁他完成了首部140分钟的独立电影并成功上映实现盈利。22岁他拍出了至今还堪称经典的24分钟学生电影《流浪》,凭借它斯皮尔伯格获得了拍摄7部电视剧的一纸合同,从大学退学而成功打入了好莱坞。


1977年,已经从加州州立大学哲学系退学改行运输卡车司机的詹姆斯·卡梅隆看完《星球大战》电影之后,觉得自己能在电影特技上有所超越。当他一边自学电影时,幸运地获得机会来到好莱坞老派导演罗杰·科尔曼工作室里制作特技模型。由此,卡梅隆一步步地走向了自己的天才之作《终结者》、《泰坦尼克》和今天的《阿凡达》。


比尔·盖茨、斯皮尔伯格与卡梅隆有什么共同之处?除了他们都是亿万富翁之外,他们所从事的都是高度复杂高度技术化的创意劳动,人们常常所说的艺术。那么,艺术的成功靠的是什么?


美国著名科普作家麦孔·格莱威尔德在2009年出版的新书《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中,将这种专业领域里成才所需要的长时间学习与打磨规律总结为“一万小时法则。”假如你用纸笔简单算一下,一万小时相当于十年里平均每天三小时的学习,实践与打磨。


从《异类》一书去年面世,我不断地跟朋友聊起这个“一万小时法则”。我并不意外的是收到了非常各异的反馈。总得来说,将信将疑者居多。我的一名资深媒体同行更是彻底否定这个“一万小时”理论,因为,她绝不相信“随便找个人,弹一万小时钢琴就能成郎朗。”



确实音乐领域的公认天才一把抓的事实,似乎让人能马上质疑这个“一万小时”理论。今年28岁的郎朗2岁开始学琴,8岁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13岁获得钢琴国际大奖。今年55岁的马友友4岁便拿起了成就功名的大提琴,7岁便为美国总统肯尼迪演奏。而且,谁又能对音乐历史上最公认的天才莫扎特的经历说“天才不是最重要”呢?


其实并不然,随着大脑神经学科研究的深入,研究表明,艺术的成功中与其说“天才重要”不如说“早期天才的迹象重要”,除此之外,便是前面所讲的每位音乐天才,每位艺术大师都不可逾越的“一万小时”艰辛练习与艺术实践!这个观点就是麦孔·格莱威尔德一书最值得深读的地方。


1990年德国心理学家安德斯·埃里克森针对柏林音乐学院的学生做一番研究。从五岁便挤进精英艺术学院的“天才”小提琴学员的幼年开始跟踪他们每天练习的时间。


刚开始所有的孩子每周都练习2-3小时。到了8岁开始了分化,后来在20岁成为独奏小提琴手的孩子开始练习得比别人更多,9岁每周练习6小时,12岁8小时,14岁16小时,20岁30小时。细心的读者假如做一下加乘法,到20岁时成为职业独奏小提琴手的“天才”已经积累了一万小时的练习时间!


相比之下,到20岁未能成为独奏乐手的“天才”只积累了8000小时的练习时间,而后来成为音乐老师的“天才”只积累了4000小时。


从这个事实看出,“早期天才迹象”故然重要,它能让一名孩子挤进精英殿堂。而在这之后,成功便只是一个学习与勤奋打磨时间积累的程度问题。因为,在埃里克森的研究中,他们既没有发现能够成迈过一万小时门槛而没有获得成功的“庸才”,也没有发现能够逃脱一万小时而自动获得成功的真正“天才”!


最近的心理学研究更是证明,连最公认的音乐天才莫扎特也没能逃脱“一万小时”的要素积累!原来,莫扎特早期的音乐作品并不算优秀。尤其是他童年的协奏曲基本上是编排其他作曲家的作品而成。而莫扎特的杰作中最早的一部竟是他21岁才写出来。此时,莫扎特已经在音乐行当里混迹十几年!

随便找个人变不成郎朗,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他坚持不了“一万小时”。我们熟知的著名导演张艺谋说过一句话“我不是电影这个行当里最聪明的人,但我一定是里面最刻苦的人。”认识张导的人们都知道他是一位“二十四小时都是电影”的导演。当然,他也获得了机遇的眷顾,但试想他的人生已经积累了多少个“一万小时”?


相比之下,大洋彼岸的三位亿万富翁比尔·盖茨、斯皮尔伯格与卡梅隆只是稍微幸运。这三位大学肄业生生长在一个并不依赖文凭,而机遇更眷顾勤奋创意者的国家。但他们三个人也从未跳过成才的“一万小时”。


比尔·盖茨1968年从初二开始使用美国最尖端的研究机构才能使用的分时式电脑系统,到了高一他已经给华盛顿大学的大学生当电脑辅导员。到1975年从哈佛退学创业,每天浸泡在机房超过十小时的盖茨早已经完成了电脑编程的“一万小时”积累。


卡梅隆的“一万小时”来自于利用上学和卡车司机造访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的便利条件。他通读了当时能找到的任何一本电影书籍和南加大电影学院的每一本硕士论文!在第一次当导演前,他已经完成了多部卖座的电影剧本。


13岁开始拍电影,24岁入行的斯皮尔伯格直到1994年,在为好莱坞挣够了几十亿美元的票房后,才凭《辛德勒名单》获得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樽小金人。手捧小金人的他在领奖台上用几乎哽咽的声音说出“请相信我,这是我第一次有这么一个金人在手里。”那一年他差一岁就五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