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博纳教育管理有限公司
Shenzhen Burnham Education Management Co.,Ltd.
News information
新闻资讯
博纳能带给孩子们怎样的教育?(三):高科技与莎士比亚
来源: | 作者:proc0e9bf | 发布时间: 2015-03-24 | 7944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首题为《致疯狂者》的诗如今已成为美国小学天才班学生的教材,乔布斯如下写道:
“致疯狂者们
那些格格不入者。
那些叛逆者。
那些麻烦制造者。
那些方方的洞里圆圆的钉子。
那些另眼看世界者。
他们不喜好成规。
他们对现状没有尊敬。
你可以表扬他们,否定他们,引用他们,不相信他们,表彰他们和诋毁他们。
而你唯一不能做的是忽略他们。
因为他们改变事物。
他们发明。
他们想像。
他们治愈。
他们探索。
他们创造。
他们激发。
他们推动着人类向前。”

自出道以来,乔布斯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过人的言辞表达能力,他的解释、修辞和讲故事的水平。2005年第一次胰腺癌手术后乔布斯用三个简单的故事,打动了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在座所有人。“没有人想死,就算想上天堂的人们也不想通过死去上天堂。然而,死却是我们所共有的终点。”“所以,过好每一天如同这是你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天。”这番修辞顿时成为经典,他的演讲并列丘吉尔、乔治·马歇尔以及肯尼迪著名的“不去问国家为你做什么,而问你为国家该做什么”之演讲成为《时代周刊》十大最佳毕业典礼演讲之一。而网上能查到对乔布斯演讲的专业修辞学分析数不胜数。在即将上映的好莱坞电影《乔布斯》中,我们可以通过影像领略这位奇才的生平。年青时,他的诗人气质展露无疑。在里德学院上完一年级,为给家里节省学费辍学时,他已经和校长混熟到被允许滞留校内,随便选课。而他选的“书法字体课”直接让后来苹果电脑界面充满艺术质感。这是他的天赋。1985年,他在一次(接受《花花公子》杂志)采访中说,这一切源自于他在中学时代“发现了莎士比亚、(威尔士诗人)狄兰·托马斯和所有的经典东西”。这就是一位高科技领军人物的人文底蕴。

放眼乔布斯一生——弃子被领养、大学辍学、成就辉煌、事业大起大落到英年早逝,很难让人置信没有一个更高量级的主宰安排着一切,书写了这场莎士比亚式的人生戏剧。1983年他的一句“你愿余生一辈子卖糖水,还是跟我一起改变世界”,打动了时任可口可乐公司CEO约翰·斯考利转投苹果电脑。尔后,两人有过短暂的天衣无缝的创意者与管理者之合作。1985年的乔布斯处于人生的最高峰,然而,1986年在斯考利主持的董事会会议上,乔布斯被往日的挚友一个个当着面投了否决票,彻底被排挤出公司,手中仅余一股苹果股票,俨然上演了一出背叛式莎翁悲剧。
是什么让一个品牌打遍天下,生逢绝境又能峰回路转?产业内不占优势的苹果公司,能在高科技“创意性毁灭”的残酷环境下生存而不断创新,除了商学界很多的研究结论外,我看到的是,乔布斯个人品牌中的人文气息给整个苹果公司的品牌增添了业界任何其他一人所不能增添的东西,甚至跟乔布斯既是敌手后来又是朋友的比尔·盖茨也有所不及。品牌之所以讲究人文底蕴,是因为品牌归根结底是关于人。莎士比亚作品之所以脍炙人口是因为它们是对人性最动情的刻划。乔布斯的人格之所以有如此魅力,除了他如同莎士比亚笔下的人物充满传奇外,他的人生和角色也如同哈姆雷特、奥赛罗一样充满缺陷。